弄得刘颖尖叫了一声完了就是李林的淫笑声了

分享到:
 
    李林心里一阵yy‘在二十一世纪咱上哪找这种待遇去啊,就算找到了再让扫黄的把自己抓了蹲小号去’
 
    洗了快一个小时,也怪这个时代的李林身上也是真脏,估计也是好久没洗了,你说这连个沐浴露都没有,有个香皂什么的也行啊
 
    进了卧房,看见刘颖正在床前梳妆台那对着铜镜梳头,李林悄悄进去,从背后一把将刘颖抱住,坏笑道“娘子,晚上怎么睡啊?”
 
    刘颖脸也是一红,扭了扭身子道“自从与夫君成亲以来,夫君从没有体己与我说过今日所说的话,看来夫君这一病到时我的福气了,我与夫君成亲以来,夫君从未碰过我的身子,今天就让为妻来服侍你吧。”
 
    刘颖说完起身转过来为李林解要带,李林心里更是美得慌‘李林尼玛克真是个禽兽不对,你丫禽兽都不如,这个傻帽,放着这么如花似玉了老婆不碰,丫是不是阳痿啊,白白便宜了我,嘿嘿嘿。’
 
    李林一把抓住刘颖的手轻声说道“来,娘子让为父帮着宽衣。”
 
    刘颖听了一愣,红着脸说道“讨厌,哪有妻子让夫君帮着宽衣的。”
 
    “嘿嘿,在咱家就是这样,我说了算!”说完一把将刘颖抱起放在床上,弄得刘颖尖叫了一声,完了就是李林的淫笑声了……
 
    “怎……怎么?”
 
    “夫君……疼……”
 
    “……李林尴尬了万分,“那要不我们等下再……”
 
    “不……”刘颖将李林拉入自己怀中,紧紧抱着他说道,“夫君……为妻承受地住……”随即主动吻上李林的唇。“唔……”
 
    “嗯……”不见之处,几许荧亮在还有一些疼,李林连忙过去扶着刘颖
 
    李林柔声道“娘子,现在还早你还是不要起来了,现在还好吗?”
 
    刘颖没好气的看了李林一眼道“哼!还不怪你!”还边说一边给李林记衣服
 
    李林心里生气着‘哼!这个古代的衣服真是费劲,什么破玩应啊,就算大木老师来了都要费劲脱一会呢!(看不懂的都是好孩子)
 
    刘颖将李林的衣服记好,李林又将刘颖扶到了床上躺下
 
    然后李林就做了一个快乐的事,去拉屎
 
    “啊啊,爽啊,早起一泡屎不怕浪费纸啊,前面机枪扫射,后面炮火连天啊!啊啊,哦哦,怎一个爽字了得!”李奇蹲在茅坑里非常爽快的浪叫着

欢迎转载88彩票网手机版app_88彩票网手机登录app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88彩票网手机版app_88彩票网手机登录app » 弄得刘颖尖叫了一声完了就是李林的淫笑声了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