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玉玲珑可是血河派的秘宝自己之前既然得到了

分享到:
 
    如果楚休没猜错的话,这假的血玉玲珑上一定做了一些手脚,等到半刻钟之后就会爆发,那时候就会引来所有人的目光,让他们以为真的血玉玲珑就在楚休的身上,血玉玲珑已经被掉包盗走。
 
    而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被楚休吸引过来,去追杀他时,天罪舵主也正好会带着人把真正的血玉玲珑给抢走。
 
    可以说这所谓的偷梁换柱和声东击西都给演给其他人看的,让极北飘雪城和聚义庄的人以为血玉玲珑被偷梁换柱,让楚休一个人吸引大部分的火力。
 
    虽然那时候不至于所有人都被楚休所吸引,但留在方家的人肯定要比之前少许多,天罪舵主再装模作样的阻拦一下他们追击楚休,让其他人更加相信这是青龙会的偷梁换柱之计,那时候去追楚休的人绝对会更多的。
 
    到时候天罪舵主再全力出手,能够把血玉玲珑抢来的几率可是要比强攻大多了。
 
    怪不得天罪舵主对楚休如此的信任,也不怕他拿着血玉玲珑跑了,因为他拿着的根本就是一个赝品!
 
    楚休深吸了一口气,这次的事情也是足够凶险了,如果不是楚休修炼了同为血河教一脉的一气贯日月察觉到了那血玉玲珑的不对,如果不是楚休生性多疑,感觉那名方家的弟子有些问题对其逼问,那这次楚休很可能真的要被天罪舵主给算计进去了。
 
    可以说这次的计划当中,楚休所扮演的就是一个吸引火力弃子,在那强大的力量围攻之下,楚休几乎是没有任何存活的希望的。
 
    面色阴沉的摸了摸下巴,其实楚休这次算是为了唐牙挡枪了。
 
    对于天罪舵主来说,牺牲一个手下的杀手来换取血玉玲珑这种至宝无疑是很值得的很,别管这个杀手是内罡还是外罡,看他之前的态度就知道了,分舵内没有代号的杀手甚至连内情都不知道,拼了命出手其实只是为了演戏演的真实一些。
 
    这位天罪舵主明显就是那种极其自我,生性凉薄之人,只要价值足够,他甚至能够牺牲天罪分舵的所有人。
 
    这次天罪舵主选择楚休来吸引火力,不是因为他对楚休有什么看法,正是因为楚休表现的太过优秀了,做事沉稳有实力,他这才会选择楚休的。
 
    选择雁不归明显就不靠谱,唐牙虽然比雁不归好一些,但他性格喜怒无常,做事古怪,也有些不确定性。
 
    在天罪分舵的这些杀手中,实力最强,最靠谱的那也就只有楚休了,不找他找谁?
 
    因为表现最靠谱这才被坑,楚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事情了。
 
    而原版的剧情当中没有他楚休,那这次被坑的就一定是唐牙了,至于唐牙后来死没死,那楚休便不知道了。
 
    不过如此凶险的一个局面,唐牙若是没有看出破绽来,那多半还是凶多吉少的。
 
    楚休看了一眼手中那赝品的血玉玲珑,眼中露出了一抹冷色。
 
    天罪舵主坑了他,楚休自然是不会继续留在青龙会的。
 
    不过就算是走,他也不能就这么轻易的离开,否则自己岂不是亏大了?
 
    那天罪舵主不是想要玩一出声东击西和偷梁换柱吗?那好,自己就陪他玩一玩!
 
    血玉玲珑可是血河派的秘宝,自己之前既然得到了一气贯日月这么一门血河派的秘法,那现在血玉玲珑出世,岂不是正好跟他有缘?
 
    将那名方家弟子的尸体给扔到了一个角落里,楚休算计着时间,拿着那假的血玉玲珑,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前院。
 
    此时方家前院内,中央已经被空出了位置,白擒虎和聚义庄的孟元龙已经带着人在那里等着方家家主把血玉玲珑拿出来。
 
    孟元龙看着周围的动静,不由得摇摇头道:“你们极北飘雪城也真是,直接拿了血玉玲珑,带着方家迁徙到北地就是了,还非要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麻烦的很啊。”
 
    白擒虎那略显凶厉脸上露出了一抹异色道:“这都是那些长老们的主意,说什么我极北飘雪城给江湖人的印象太差,需要挽回一些形象来。
 
    我极北飘雪城立足北地上千年,有实力那便足够了,又不是你们聚义庄,要什么形象?”
 
    白擒虎这一句话便直接噎的孟元龙有些无语,这极北飘雪城的人当真是不会说话。
 
    合着你极北飘雪城实力够,所以不用在乎形象,而我聚义庄实弱,便要去经营面子?
 
    孟元龙无语的挥挥手道:“还真是麻烦,早知道你们极北飘雪城的事情那么多,我们就应该把这血玉玲珑的消息交给神武门,估计他们也是会有些兴趣的。”
 
    白擒虎刚想说这种魔道之物神武门未必会要,但此时一个声音却是大笑着传来;“极北飘雪城的人做事慢吞吞的,那还不如把血玉玲珑交给我,我可是痛快的很,拿了东西绝对不会再麻烦你们的。”
 
    孟元龙和白擒虎的面色骤然一变,立刻向着出声的地方望去,只见方家周围已经布满了身穿黑衣的青龙会杀手,天罪舵主周身罡气飞舞,从墙院上落下,一步踏在半空当中,他的脚下竟然好像有着阶梯一般,一步一步的从半空中落下,神异无比。
 
    在场的众人脸上纷纷露出了讶然之色,这青龙会可是刚刚灭了姚家庄没多久,这次又把目光盯上了那血玉玲珑?
 
    白擒虎的眼中露出一抹冷色,他一伸手,一柄赤红之色,好似燃烧着烈焰一般的长刀便被他从空间秘匣当中飞快的取出,竖立在他的身旁。
 
    “又是你们天罪分舵的人,我说你们天罪分舵还当真是不长记性啊,不该碰的东西别碰,三年前参与剿灭天罪分舵的便有我一个!
 
    现在你被青龙会总部派来当天罪分舵的舵主,却是比上一任舵主还拎不起,你这天罪分舵,难道还想再剿灭一次不成?”
 

欢迎转载88彩票网手机版app_88彩票网手机登录app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88彩票网手机版app_88彩票网手机登录app » 血玉玲珑可是血河派的秘宝自己之前既然得到了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