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是一名外罡境的武者或者是实力极强的内罡

分享到:
 
    一名聚义庄的武者看了他一眼,冷哼道:“看什么看?你们方家还好意思看?连自己人里面出了内奸都不知道,简直就笑话!”
 
    那方家长老闻言顿时碰了一鼻子灰,不过就在此时,大门却是被推开,方家长老刚想要问是谁,一抹绯红色的刀光划过,那方家长老立刻便被这一刀硬生生的斩成了两截!
 
    屋内共有四人,那两名方家的长老只是先天境界,根本就是废物,不足为虑。
 
    真正棘手的是那两名聚义庄的内罡境武者,如果不能尽快解决他们,那才叫麻烦。
 
    从推门而入到动手杀人只用了一瞬间,在场的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鲜血便已经随着刀锋飞溅了过来。
 
    那楚休那快到极致的一刀隐藏在那鲜血当中,另外一名方家的长老明明已经看到楚休这一刀袭来了,但他刚刚扬起手中的长剑,便被楚休这一刀斩飞了脑袋!
 
    “大胆!”
 
    另外两名聚义庄的武者怒喝了一声,下意识的齐齐杀向楚休。
 
    在这一瞬间,楚休眼中和他的刀身上沾染上了一层黑气,一刀斩来,犹如地狱之门盛开,刀锋滑落,炼狱无间!
 
    为了速战速决,楚休直接便动了自己最强的阿鼻道三刀,凄厉诡异的一刀哪怕就算是外罡境的武者都没那么容易挡住,更别说是内罡境的武者了。
 
    在阿鼻道三刀斩落的一瞬间,一名武者当场便被斩杀,全身上下看不到丝毫的刀痕,但鲜血却诡异的被抽离,好似干尸一般。
 
    另外一名聚义庄的内罡境武者跟那恐怖的魔刀擦肩而过,虽然侥幸未死,但眼中却是露出了无尽的惊恐之色,立刻向着外面跑去。
 
    楚休大弃子擒拿手施展而出,想要将其拉回来,但那名武者反身就是一掌,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冷芒,擒拿手瞬间变成了天绝地灭大紫阳手,这一掌落下,对方的手臂便已经彻底扭曲,紫阳魔焰入体,让他想要发出哀嚎来。
 
    不过在他哀嚎之前,楚休便又是一掌落下,直接轰碎了对方的经脉,一把拿起放在秘匣中的血玉玲珑,直接转身便跑!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渔翁得利
 
    方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前院,所有人也都以为血玉玲珑被天罪舵主等三人争夺着,要不然他们三个打的那么起劲什么?
 
    所以楚休这边以雷霆手段斩杀内宅的几人,夺走了血玉玲珑,一时之间竟然没人发现。
 
    直到前院这三人打的有些太过激烈了,那强大的罡气直接轰碎了周围的数间屋子,这才让方家的人准备躲到内宅去。
 
    方家家主推开内宅的大门,首先闻到的就是一股血腥味,他的面色骤然一变,连忙打开屋门,看到的便是聚义庄的人和他方家两名长老倒在血泊中的一幕,而那被他们认为是已经被‘偷梁换柱’的血玉玲珑则是消失不见。
 
    方家主猛的一拍巴掌,立刻跑出去大声道:“白大人、孟大人!事情有些不对!聚义庄和我方家的人被杀了,他们守护的血玉玲珑也没了!”
 
    白擒虎和孟元龙立刻停下了手,齐齐看向天罪舵主。
 
    天罪舵主暗地里咬了咬牙,他当然知道是谁动的手。
 
    自己的算计被那小子看穿了,没想到他竟然胆大包天到反过来利用自己的计策来算计自己,最后还真把那血玉玲珑给夺走了!
 
    看着白擒虎和孟元龙,天罪舵主冷哼了一声道:“我都说过了,我也是一样被人给算计了!你们也不想想,我要是真有手段悄无声息的便将血玉玲珑偷梁换柱,方才那个混蛋又为何要把血玉玲珑扔给我?有我在前面吸引火力,他拿着东西直接离开岂不是更好?”
 
    白擒虎和孟元龙对视一眼,方才那种乱糟糟的情况,外加那赝品血玉玲珑忽然爆发出的力量,谁还能想到那么多?
 
    不过现在天罪舵主这么一说还真挺有道理的,若是真有人潜入方家内部悄无声息的拿走了血玉玲珑,只要有天罪舵主在前面吸引火力,对方完全可以从容退出方家。
 
    结果那人最后却是主动跳出来把东西扔给天罪舵主,从暗夺变成了明抢,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是他们抢了血玉玲珑一样,的确有些奇怪。
 
    “到底是谁算计了你,拿走血玉玲珑的人究竟是谁?”白擒虎冷声问道。
 
    天罪舵主冷哼了一声,没有搭理他,带着青龙会的人直接便要走。
 
    被自己的手下给算计了,这种丢人的事情让他怎么说出口?
 
    白擒虎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怒色,刚想要出手,但却被孟元龙给拦下来了。
 
    “你我两个联手想要将其留下也是十分费力的,还是先去查探一下那血玉玲珑究竟落在了谁的手中再行事吧。”
 
    听到孟元龙这么说,白擒虎这才冷哼了一声,转身回到方家内,去查看那些尸体。
 
    原本放置血玉玲珑的那个屋内此时已经满是鲜血,孟元龙和白擒虎查看了一下四人的死因,沉声道:“应该是一名外罡境的武者或者是实力极强的内罡境武者出手的,但问题的关键是对方是谁?听天罪舵主的意思他应该是知道的,而且能知道他的计划,结果反过来算计他的,难道是天罪分舵的人?”
 
    孟元龙和白擒虎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天罪分舵是什么情况他们知道,因为天罪分舵是最近才重新建立的,所以天罪分舵的整体实力其实并不算强,天罪舵主几乎是一手遮天,他的手下竟然还敢去算计他?是哪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干的?
 
    而此时一名聚义庄的武者忽然指着其中一具尸体的胸口道:“孟大人,我好像知道出手的人是谁了。”
 
    “哦?是哪个?”
 
    那名武者指着其中一具武者胸口的深紫色手印道:“青龙会麾下的杀手‘血魔’楚休便有一式阴毒的掌法,可以在人的身上留下这种印记。
 
    我曾经跟随少庄主去过北陵府,岳家中有人便是被楚休这种掌法所伤的,肯定是不会错的!”
 
    孟元龙和白擒虎对视一眼,他们虽然不太关注都是小辈武者的龙虎榜,但也听到有人念叨过这个名字,也算是记忆犹新了。
 
    而且今天在交手之时,貌似还真没有楚休出现,如果这么推敲的话,那之前忽然窜出来,把祸水引向天罪舵主的那名武者,应该就是楚休易容的了。
 
    并且楚休一直以来给人的印象就是胆大包天。
 
    此人在身后没有任何靠山之时便敢从聂东流嘴里夺食,后期甚至以一人之力去覆灭整个岳家。
 
    虽然楚休这一路走来都比较顺利,他想干的事情都已经办成了,但显然他这种行险激进的行事方式却是已经引来很多人的注意了。
 
    结合楚休这种胆大疯狂的性格,他敢去算计自家老大,这貌似也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孟元龙沉声道:“回去发布通告,派人去追踪这楚休!”

欢迎转载88彩票网手机版app_88彩票网手机登录app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88彩票网手机版app_88彩票网手机登录app » 应该是一名外罡境的武者或者是实力极强的内罡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