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是苏锐最想听到的话只有信义会彻底的站的

分享到:
  司机暗骂苏锐“吹牛-逼”,如果这小两口真是被护送的,那么他们为什么还要乘坐出租车?
 
    似乎是为了验证他的想法一样,他正走着神,忽然感觉到车子震了一下。
 
    前面是一辆宝马320,这辆出租车追了它的尾,妥妥的全责。
 
    “真晦气啊!”出租车司机非常不满的瞪了旁边的宝马七系一眼,心想如果不是这两辆车阴魂不散,自己又怎么可能会撞车?
 
    看那宝马的后屁股,已然瘪下去了一大块,估摸着没有个四五千块钱都解决不了问题。
 
    苏锐淡淡一笑,说道:“师傅,快点走吧,别耽误了我们的航班。”
 
    “我得等保险公司来,走个毛线啊走。”出租车司机没好气的说道:“现在,就算我想走,人家也不让我走了。”
 
    果不其然,从宝马3系轿车上面下来了四个人,一看年纪都是二十岁左右,其中甚至还有两个男生穿着高中校服。
 
    这情景让苏锐大跌眼镜。
 
    不用多说,这妥妥的还是在校学生呢,把父母的车偷偷开出来游玩。
 
    这四个小年轻倒也是够虎,其中一个走到出租车跟前,狠狠的砸了一下引擎盖,然后指着司机的鼻子吼道:“他妈的,开车不长眼睛吗?给我下车!”
 
    剩余的三名小年轻也没有闲着,开始爆踹车身发泄怒气。
 
    苏锐还真的没有猜错,这四个男学生是偷偷把家里的车开出来的,连驾照都没有,如果被家长发现车被撞了,那么肯定少不了一顿狠揍的。
 
    虽然出租车司机一开始是理亏的,但是看到这四个小年轻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开始踹车,怒火顿时就上来了,准备下车干架。
 
    但是他却被苏锐拉住了:“师傅,用不着你冒险,有人会解决这件事情。”
 
    出租车司机却不领情:“你就说风凉话吧,撞别人的是我,又不是你!”
 
    不过,他的话音还没完全落下,就发现黑色宝马7系的车门已经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黑色西装男。
 
    此人走到出租车跟前,单手抓住了一名小年轻的肩膀。
 
    “住手!”他的声音清冷。
 
    这小年轻正砸引擎盖砸的起劲呢,发现有人竟敢阻拦自己,头也不回的骂道:“哪来的不长眼的傻逼?给老子滚一边去!”
 
    接下来,他便发出了一声惊叫。
 
    那个强有力的手死死的扣住了他的肩膀,然后猛然一甩!
 
    砰!
 
    一声闷响,这名小年轻便狠狠的摔在了宝马3系的后备箱上!
 
    至于其他三个人,也是没落的好下场,有两个被抓住了头发,然后狠狠的撞在了车身侧面,干脆利落的晕了过去,至于剩下的最后那个穿校服的,见到情况不对,直接落荒而逃了。
 
    这名超级打手搞定了几名高中生,便站在出租车的一旁,微微示意。
 
    苏锐点了点头,然后对出租车司机说道:“现在可以开车了。”
 
    出租车司机到现在也没从震撼之中缓过神来,他难以置信的说道:“哥们,你这逼装的,我给满分!”
 
    ps:感谢书友14846996(烈焰军团一群:想忘忘不掉)的万赏!
 
    感谢孤星身上种、板哭你i、刘杰1992、臭不要脸、金刚daddy的月票支持!
 
    晚安。
 
 第945章 我只是初心未泯
 
    不过是一次最普通不过的交通追尾而已,苏锐并没有把这情景放在心上,朝中有人好办事,有了信义会这杆大旗在撑着,南阳的地界上还真没有人敢找麻烦。
 
    在接下来的路程中,出租车司机终于没敢再臭贫了,他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扮猪吃老虎。
 
    一个富二代出行,非得去打出租车,然后让保镖坐在两辆宝马七系轿车中护送,尼玛,这不是闲的蛋疼,还能是什么?这逼装的,简直突破天际好不好!
 
    此时此刻,这出租车师傅不禁想起了一个段子——等有钱了就去雇五百辆摩托车,排成两队行驶在路上,一会儿排成“s”,一会儿排成“b”,这才叫拉风。
 
    柯凝倒是在源江见过李圣儒,因此多少猜到是怎么回事,嘴角一直噙着笑容。
 
    似乎在苏锐的身边,能让她时时刻刻都感觉到安全,遇到任何事情都无须担心——这种感觉,真是久违了,让人不能自拔。
 
    等到了机场,出租车停下之后,两辆宝马7系的车门也齐齐打开,自有人上来帮助苏锐和柯凝拉开车门。
 
    对于这一点,出租车司机只能暗骂苏锐装逼,却没想到已经有一只手从窗户口伸进来,递给他一沓红色的票子。
 
    “不用找了。”那个先前把高中生扔到一边的猛男冷冷说道。
 
    这一沓票子,少说也得有七八张,实在是太过耀眼,出租车司机战战兢兢的接过来:“不找怎么行呢,一定要找钱的。”
 
    他生怕这是黑社会的黑钱,这可不敢要。
 
    却没想到那猛男直接冰冰冷冷的回了一句:“让你别找钱就别找,想死?”
 
    凹槽,找钱就会死?
 
    世间还有这等好事?
 
    出租车司机连忙陪着笑脸,麻溜的下车,帮助苏锐和柯凝从后备箱里拎出来箱子,而后一溜烟的跑了,尼玛,他可不想和这种装逼指数突破天际的富家公子哥儿再呆下去了。
 
    李圣儒和齐啸虎也从其中一辆宝马车中走出来,两人的脸上都带着笑意。
 
    “老弟,你就这么回去了,老哥我还有点舍不得呢!”齐啸虎瓮声瓮气的说道:“老哥我可难得遇到一个这样的忘年交,咱们都还没来得及好好的喝一场!”
 
    苏锐笑道:“齐老哥,这算什么,说实话,南阳和宁海也就不过是两个小时的飞机,哪天你若是酒瘾犯了,直接给弟弟我打个电话,我半天之内一定赶到。”
 
    “好!”这话简直对极了齐啸虎的脾气,他乐呵呵的一拍苏锐的肩膀:“老弟,你实在是太爽快了,就冲你这话,我也得飞去宁海找你喝酒!”
 
    李圣儒也走过来,微笑着说道:“这次你来到南阳,我们也有许多招待不周的地方。”
 
    “哪有的事。”苏锐摆了摆手:“咱们之间也千万别说客气话,接下来的事情恐怕还要麻烦你们呢。而且说实话,我这次来,也给你们添了不少的麻烦。”
 
    苏锐这话倒是说的比较诚恳,如果他不来的话,信义会也不会被迫站到了薛家的对立面,两个盘踞在南阳省的庞然大物也不会这么早就开战。
 
    李圣儒点点头,云淡风轻的笑了笑:“其实就算没有这件事情,信义会和薛家撕破脸也是迟早的,所以,苏少你不用自责。至于后续的事情,我们会处理好的,薛如云的安全,信义会负责到底。”
 
    既然李圣儒能够说出这句话来,无异于相当于承诺了。
 
    这也是苏锐最想听到的话。只有信义会彻底的站在薛如云的身后,那么后者才能真正放开手脚的去对付薛家。
 
    齐啸虎远没有李圣儒这般温文尔雅,他横眉竖眼的说道:“苏老弟,你尽管放心便是,我的话先撂在这里,谁要是敢让如云小丫头不开心,我让他全家都不好过!”
 
    “圣儒大哥,齐老哥,就拜托你们了,下次你们到了宁海,咱们不醉不归。”
 
    苏锐喊李圣儒这一声大哥,倒是把后者弄的微微诧异了一下,随后开怀笑起来。
 
    很显然,随着这个称呼的改变,苏锐和李圣儒之间的关系已经更进一步了。
 
    事实上,这个时候的苏锐并没有意识到,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拥有了搅动一方风云的能力。
 
    换句话说,只要他想,那么无论到哪里,都会引起一片风起云涌,翻云覆雨已经不是什么难事了。
 
    临走之前,苏锐深深的看了李圣儒一眼,对他做了一个手势。
 
    …………
 
    李圣儒望着冲天而起的飞机,眼中有着神往之色。
 
    “老齐,你想不想看到信义会走出南阳?”李圣儒忽然说道。
 
    “走出南阳?什么意思?”齐啸虎一时间有些不明白:“难道说,你想让信义会去控制别的省份?”
 
    这一点齐啸虎不是没想过,但是实施的难度实在太大太大。
 
    在很多事情上,华夏都讲究外来的和尚好念经,但是放在黑道上则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在这个地下世界,只有土生土长的势力才

欢迎转载88彩票网手机版app_88彩票网手机登录app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88彩票网手机版app_88彩票网手机登录app » 这也是苏锐最想听到的话只有信义会彻底的站的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