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之间都没有再多说什么苏锐靠着头等舱的

分享到:
  会扎根于当地,并且当地的政府也能与之保持一种微妙的关系。
 
    没有任何一个省份的人会欢迎过江龙,尤其是信义会这种庞然大物。
 
    哪怕是西北的漠狼帮之流,其真正实力和信义会完全没得比,但是如果信义会想要将之吃掉,也会花费极其惨重的代价。
 
    这和遭遇战是两码事,完全就等同于入侵了。
 
    李圣儒摇了摇头:“老齐,我并不是这个意思,说实话,除了宁海或者首都几个大城市,国内其他地方的那点油水我还不至于放在眼里。”
 
    齐啸虎更加纳闷了:“那你的意思是啥?能直接挑明了说不?”
 
    李圣儒仍旧保持着抬头的姿势,此时苏锐的飞机已经变成了一个小黑点,即将消失在视线之中了。
 
    “我是说,让信义会走出南阳,走出华夏。”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李圣儒的声音带着微微的波动。
 
    这个遇到任何事情都温文尔雅波澜不惊的黑帮老大,似乎终于遇到一件能够让他感觉到动容的事情了。
 
    很难想象,在这谦谦君子的外表之下,竟也拥有着这般壮志和雄心……抑或是说,还拥有着这般野心。
 
    “走出华夏?你开玩笑?”
 
    不得不说,码头苦力出身的齐啸虎,虽然有着一腔豪气,但是眼光和格局还是略微小了一点点,以前由于一直有着信义会的压制,他的帮派甚至连南阳都不能全部占领,更何况是走出国门?
 
    “我又怎么会在这件事情上面开玩笑呢?”李圣儒说道:“我已经和张紫薇达成了初步协议,信义会要和青龙帮联手,展开通力合作,到了国外就两帮变一帮,像东洋的山本组一样,走出国门,至少,要让华夏的帮派在亚洲这版图上拥有话语权。”
 
    齐啸虎沉默了。
 
    “怎么,老齐,你不赞成我的意见吗?”李圣儒微微笑了笑,事实上,就算齐啸虎不赞成,这件事情他也会全力推行下去。
 
    齐啸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虽然我不喜欢那个东洋的山本组,但是说实话,我对这个帮派真是佩服的很呐!咱们华夏那么大,也有那么多不错的帮派,但是全都各自为战,内耗太厉害,尤其是东北三省,更是三天两头的打,这么多年来,愣是没有一个能够在国际上叫得响的帮派名字。”
 
    他停顿了一下,又说道:“那些外国佬提起亚洲黑帮,就只知道一个山本组,你说我们憋屈不憋屈?”
 
    说到这里,齐啸虎的眼睛里面带着一丝明显的不甘。
 
    这倒不是他有多大的雄心壮志,而是单纯的对东洋山本组的不服气。
 
    “老齐,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李圣儒说道:“现在有了苏锐的加入,青龙帮已经开始了强力复兴,咱们信义会自然也不能落后,至于以后在国际上,两个帮派展开深度合作的话,只要能让华夏帮派拥有话语权,哪怕信义会比青龙帮弱势一点,也是没有关系的。”
 
    这一番话,把齐啸虎都说的热血沸腾了。
 
    他一直以为李圣儒是个温吞吞的男人,有些时候书生意气太重,完全不像是个黑帮老大,但是现在看来,对方既然能够做到这个位置,就一定有着他的能力,至少,胸中的那一腔热血就从来不曾熄灭过。
 
    “好,咱们说干就干!”齐啸虎一拍巴掌:“就该让青龙帮派个能说得上话的代表来常驻南阳,咱们得快点商讨出个计划,然后立即着手行动!”
 
    两个人的对话,标志着信义会的发展重心已经发生了彻底的改变了。
 
    “可是,老弟,有件事情你得想明白。”齐啸虎忽然沉声说道。
 
    “我知道,你是担心两个帮派合作起来,会发生争权夺利的事情。”李圣儒直接点破。
 
    “是啊,就算你有让权之心,但是张紫薇却不一定会这么想,就算你们两个都是一样的人,但是李阳呢?青龙帮的其他元老呢?到那个时候,蛋糕一旦大了起来,派系也就多的无法控制了。”齐啸虎虽然是个粗人,但是这点道理还是明白的。
 
    李圣儒点点头,对于这一点,他是深有感触的,在登上信义会会长之位的最初几年里,他花费了老大的力气,才把整个帮派内部的派系给基本打散了,这其中所用的手段简直庞杂的让人无法想象。
 
    一个信义会尚且如此,至于让两个帮派展开合作,想要毫无私心,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还需要一个中间人才行。”李圣儒笑了起来。
 
    “你是说苏锐吗?”齐啸虎眼前一亮:“如果有他在,倒是方便很多了。”
 
    李圣儒淡淡一笑:“不止是苏锐,还有……太阳神殿。”
 
    望着蓝天尽头那已经消失不见的黑点,李圣儒喃喃自语:“大国崛起,这不是梦想。”
 
    …………
 
    飞机上的苏锐,同样望着舷窗外面的蓝天白云,忽然一笑,自言自语:“我只是初心未泯。”
 
 第946章 今夜,为你绽放
 
    “要不你睡一会儿?”
 
    苏锐看着坐在位子上不断出神的柯凝,不禁好笑的说道:“你这样继续走神下去,黑眼圈就更重了,咱们到了东山省城之后,还要坐五个小时的火车,等你回到老家,恐怕已经变成国宝大熊猫了。”
 
    苏锐说的轻巧,但是这个时候的柯凝,又怎么可能睡得着?
 
    这些年来,她经常会在夜晚的噩梦中惊醒,然后紧紧的裹着被子抱着自己,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给她带来一丝安全感。
 
    一直漂泊无依的柯凝,又怎么会想的到,她未来的某一天竟然能够坐航班的头等舱回家乡?
 
    曾经漫长到看不到尽头的回家之路,此时已经不断缩短,近在眼前了。
 
    听到苏锐这样打趣自己,柯凝这才从出神的状态之下回过了神来,她转过脸来,笑道:“真是一点睡意也没有,我的心砰砰直跳呢。”
 
    说着,她还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苏锐的目光顺着她的手看去,那先天发育良好和后天不断锻炼所形成的完美山峰正被拍的轻轻划出弧线,即便没有接触,苏锐似乎也能清楚的感觉到其中的弹性。
 
    看到苏锐的眼神,柯凝这才意识到自己拍的不是个地方,因此吐了吐舌头,俏脸登时红了一大片。
 
    苏锐收回目光,讪讪笑道:“只要是男人,见了美女都这样。”
 
    看着苏锐的样子,不知为什么,柯凝忽然想起了昨天苏无限对自己说过的那一番话。
 
    想到这一点,柯凝的眼神里忽然闪过了一丝迷醉和怜爱之色。
 
    这一丝光芒只是一闪而过,却清楚的被苏锐所捕捉到了。
 
    他浑身猛地一颤,因为在这一刻,苏锐发现,柯凝的眼神竟有一种让他无法抗拒的力量。
 
    …………
 
    接下来的旅程,两个人之间都没有再多说什么,苏锐靠着头等舱的舒服座椅,睡了一大觉,算是把昨天晚上在薛如云身上失去的睡眠给补回来了。
 
    睡醒之后,他去了一趟卫生间,看着这远比经济舱卫生间要宽大许多的头等舱卫生间,苏锐忽然有些感慨,有钱就是好啊。
 
    就像那首歌里唱的一样——都说钱是王八蛋,可长的真好看。
 
    苏锐摇了摇头,前一段时间媒体还曝出某个航空公司的空姐阻止经济舱的乘客使用头等舱的卫生间,唉,国际歌里所谓的英特纳雄耐尔,估计这辈子都没法实现了吧。
 
    不过,看着这颇为宽敞的空间,苏锐忽然想起来临别之时薛如云在自己耳边说过的话,不禁身体都有些燥热起来。
 
    这个女妖精说过,下次如果一起坐飞机的话,就要在头等舱的卫生间里……尼玛,苏锐已经完全不能再遐想下去了,否则真是要控制不住了。
 
    洗了把脸,身体内的火苗被压下去了很多,苏锐也精神了不少,等他出来的时候,发现柯凝正站在卫生间的门口,看到苏锐出来,面庞还是微红。
 
    苏锐调笑了一句:“你也憋急了?”
 
    柯凝闻言,脸庞更红,都没敢再看苏锐,低着头便钻进了卫生间里面。
 
    站在卫生间门口,对着擦身而过的空姐说了声“美女,今天多大了”,看着对方落荒而逃的模样,苏锐哈哈一笑,他忽然发现除了那些无形的压力之外,生活还是可以非常美好的。
 
    不卑不亢,不慌不忙,也许生活就该是这样。
 
    等到快下了飞机,一个漂亮空姐忽然走过来,递给苏锐一张折起来的纸条。
 

欢迎转载88彩票网手机版app_88彩票网手机登录app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88彩票网手机版app_88彩票网手机登录app » 两个人之间都没有再多说什么苏锐靠着头等舱的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